《家庭教育促进法》颁布 父母真要“持证上岗”了?

 来源:《家庭教育促进法》颁布 父母真要“持证上岗”了?-BOB手机下载(中国)有限公司官网
       北京报道, 教育领域存在“5+2=0”现象, 即孩子接受5天学校教育后, 2天的非学校教育影响甚至完全取消学校教育的效果 在某种程度上。 其中, 家庭教育是校外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家庭教育具有双重属性。 这是事关个人和家庭福祉的“家事”, 也是事关国家和民族命运、事关公共利益的“国事”。 近日,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通过了新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以下简称《家庭教育促进法》)。 新法将于2022年1月1日起实施。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邓莉告诉华夏时报, 《家庭教育促进法》的颁布是针对儿童的。 , 而在当今时代, 我们越来越意识到, 孩子不仅是家庭成员, 孩子也是国家的公民和社会的一员。 “正是基于此, 国家要对儿童的成长和保护负起全部责任。儿童识字率决定国家和社会的未来, 包括《家庭教育促进法》在内, 另外, 近年来, 我国 密集出台一大批儿童保护法律政策, 旨在大力保护和培养我国未来公民。 在教育和保护未成年人的过程中, 要遵守法律规范, 遵守法律规定, 自觉主动寻求支持和帮助。 谁需要“就业证明”? 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说:“想到你不必通过考试就可以成为父母, 这很可怕。” 在线版本翻译为“育儿是世界上唯一不需要证书就可以工作的职业”。 《家庭教育促进法》的颁布是否意味着父母需要“持证上岗”? 邓丽不同意她父母“有工作证”的说法。 她坦言, 舆论中存在一些极端观点或新的法律表达方式。 这些声音“有偏见”, 改变和变异了法律本身的基调, 可能误导公众对法律的认知。 邓丽告诉记者:“父母对孩子的首要责任和自然保护者的作用是其他机制无法替代的。这是父母的责任, 是父母的权利, 也是孩子的权利。这是公认的。” 包括《儿童权利公约》在内, 在强调国家责任的同时, 仍然认为父母负有首要责任, 即使法律对撤销监护人责任有相关规定,

还是在极端情况下, 当父母是监护人时, 他们的行为严重危害国家机关, 只有在孩子身心健康的情况下才会介入。所以, 要警惕父母“有工作证”的说法, 避免 陷入误会。” 父母抚养、教育和保护子女的权利、义务和责任不容动摇, 家庭教育促进法的颁布就是在此前提下为父母“赋能”。 它不同于“赋权”, “父母的权利和义务不是法律赋予的, 而是类人秩序中的自然秩序,

法律只承认父母有相应的权利和义务, 并规范这些权利和义务。
        邓丽说。 因此, 《家庭教育促进法》的基本点和重点是“促进”。 作为社会促进法, 其促进主要体现在“引导和服务”上。 邓力告诉记者, 这部法律的制度目标和具体规定的设置, 都不是为了替代、限制或施压父母,

而是为父母提供帮助、支持和服务。 “过去, 家长遇到问题不知道去哪里求助, 但现在有机构可以为一些没有适当或不充分履行职责的家长提供指导和科学帮助。
       《家庭教育促进法》 ”涵盖了家庭教育的各个层面。除了为留守儿童、父母或其他困境儿童的监护人提供规定外, 在现实生活中, 高知家庭的父母也会感到困惑, 需要专业的支持和帮助。。正是 正因为如此, 真正需要“持证就业”的, 恰恰是那些引导和服务父母的人, 应该是专业的。 “国家责任与社会协调” 家庭是人生的第一课堂,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课堂 《家庭教育促进法》在家长和其他监护人的前提下更加强调国家责任和社会协调 承担主要责任, 并充分尊重父母和其他监护人的自主权。 但是, 家庭教育是因人而异的。 如何判断家庭教育好不好? 国家干预的规模有多大? 《家庭教育促进法》作为一部社会促进法, 倡导性更强, 但其执行在哪里? 邓力告诉记者:“从本质上讲, 家庭教育本身确实是个体化和个体化的。即使国家提供了很多帮助, 也不能完全消除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对孩子的照顾和监护的天然差异。有 是家庭教育要求的底线, 要确保儿童的基本权利得到满足。
       对此, 国际社会已有共识, 如《儿童权利公约》第27条明确规定“ 每个儿童都有权获得足以满足其身体、心理、精神、道德和社会发展的生活水平。父母或其他负责照料儿童的人对确保儿童所需的生活条件负有主要责任。 在儿童的能力和经济状况允许的范围内促进儿童的发展。”并规定缔约国采取适当的措施 确保协助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实现他们的权利。 因此, 家庭教育一方面是个体化的, 另一方面是有法律干预的标准。 儿童的基本权利是否得到保护和保障是首要标准。 ”《家庭教育促进法》也有很多倡导规范, 邓力认为:“第一, 这是我国社会立法的特点。
        其次, 家庭教育的主要责任在于家庭。 如果法律过于强制, 就会干扰家庭的内部秩序。 因此, 国家也应尽量避免过度干预, 以提供支持和帮助为主。 事实上, 这个社会规律也一直在努力长出一些“牙齿”, 第 5 章阐明了父母或其他监护人人们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如接受训诫、家庭教育指导等。 “在社会协调方面, 一是强调学校合作, 二是强调居委会、村委会、教育服务机构、医疗机构、公共文化服务机构等社会力量的帮扶。但李登 指出:“从倡导促进家庭教育的角度来看,

国家提供的支持和服务在性质上类似于公益, 既是社会公共服务, 又是公共物品, 所以提倡参与是合理的。 的公益机构。 同时, 法律中提到的“非营利性家庭教育服务机构”应理解为对非营利性组织的高度依赖, 但并不意味着对营利性组织的限制。 法律仍然需要尊重市场规律。 “南开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主任、全国妇幼工作委员会“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专家委员会委员吴凡教授认为, 这部法律对慈善组织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从长远来看, 这部法律为慈善组织在家庭教育领域发力提供了良好的契机。 社会协调多元化, 各种主力都有机会进入这一领域。 相关慈善组织可以通过政府购买服务。 、捐赠、提供志愿服务等,

也可以以经营家庭教育服务站的形式与政府形成合作。 另一方面, 法律对社会组织提供服务的专业性提出了要求, 公益慈善事业和非营利性教育机构应当在教育行政部门和妇联的指导下提供专业服务。 “其实现在很多公益组织都在通过与民政部合作的公益项目来推动家庭教育,

包括在乡村振兴的同时, 在家庭教育领域发挥作用。未来, 我们确实可以期待 让社会力量在家庭教育中承担更多的职能, 做更多的事情。”邓丽说。

独家授权{网站名称}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