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行业40年人物系列专访】刘小钢:做公益是一个不断滋养生长的过程

 来源:【基金会行业40年人物系列专访】刘小钢:做公益是一个不断滋养生长的过程-BOB手机下载(中国)有限公司官网
       广东千和公益基金会董事长刘晓刚在40年的发展之际, 我特地采访了业内知名人士, 畅谈中国公益慈善事业发展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给出了不同的看法 诠释中国地基行业40年历史, 将各界人士带入公益事业。 对事业的深入理解和立体认知, 携手共建公益美好未来。 本期我们采访了广东千和社区公益基金会创始人、董事长刘晓刚。 她曾在政府单位工作, 后来进入商界; 2004年, 她结束了近20年的商业生涯, 正式转入公职; 在哈佛学习回国后, 她发起成立了中国第一个社区基金会。 在她投身公益的17年里, 她了解了一个更完整的中国, 也感受到了底层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在她看来, 基金会是民间公益事业的蓄水池。 他们要滋养整个公益行业, 共同解决社会问题。 这是基金会的共同使命, 她希望更多的基金会在不同岗位上共同支持。 这个社会的进步和发展。 本文经嘉宾确认并发布, 仅代表嘉宾观点, 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2018年, 刘晓刚在沂东山市帽峰山公益徒步活动中/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CFF:40年, 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40年前你在哪里? 在过去的 40 年里, 您的个人事业经历了哪些变化? 刘晓刚:1981年, 我毕业于中山大学, 开始工作。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政府单位广东省外经贸委研究室。 一开始我还挺兴奋的。 毕竟, 自从我三岁上幼儿园以来, 我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学校。 所以, 当年我从中大毕业的时候, 学校要我留在学校, 我却坚决不肯。
        我想看看这个社会。 我在政府工作了一年多。 我每天坐班车去单位打水、拖地、泡茶、看报, 做领导交代的工作。 我觉得非常无聊, 完全是在浪费生命。 在这样的空间里, 你的一生一目了然, 你可能会逐渐被领导赏识, 你会逐渐得到提升, 你会拥有更多的权力, 但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我请了“病假”, 经常不上班。 在这个过程中, 我遇到了一群自己创业的朋友。 那时, 改革开放刚刚开始, 整个社会都很活跃, 大家都有很多交流和机会。 对我来说, 整个过程是很自然的, 因为我不喜欢那种静态的生活, 所以我辞掉了工作, 从政府出来, 创业了。 1983年我进入商界, 开始在香港做买卖, 其实挺适合我的。 所谓适合就是因为我比较折腾, 别让我每天都过着一样的生活, 每天都有很多新的东西, 我会觉得很有趣, 特别有活力, 很想这样做。 1980年代初, 个人电脑问世后不久, 我的朋友们在做电脑零件和组装, 我偶然进入了这个行业。 虽然不懂技术, 但性格比较活跃。 从小, 父亲就叫我“外交部长”。 我特别喜欢交朋友。 因此, 在商业领域, 我承担了很多公关和对外交流。 我很高兴, 因为我可以不断地结识很多新人和新行业, 我也逐渐了解了一点技术。 每天都很充实, 一直在学习, 特别喜欢这种氛围, 所以一直在做, 一不小心就20年了。 在过去的20年里, 我在很多不同的行业工作过, 赚钱也亏钱, 但我似乎并不怎么介意。 在我看来, 有机会不断学习, 结交很多朋友, 是对我人生最大的补偿。 在这个阶段, 做贸易更多是做一个To B, 找到好的供应商, 找到好的需求方, 做好关系, 什么都能卖。 在这段时间里, 我成长得非常快。 一开始我就像是在迷茫中掉进了“大海”。 渐渐的对各种游泳姿势有了一点了解, 对这个社会有了一定的了解。 对我来说, 这个生命周期还是很重要的。 我是一个普通人, 所以赚了一些钱, 我也很物质, 崇尚名牌等等。我经历过商业社会给人们带来的东西, 成功, 失败, 物质财富。 在香港工作了10年之后, 我于1994年回到广州开始做房地产。 CFF:您在广州的房地产业务和在香港的交易有什么区别? 刘晓刚:房地产行业给了我很好的锻炼。 与过去的行业工作相比, 房地产行业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游戏, 整个管理和思维模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这是一个女性比较难做的行业, 包括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 以及工作过程中的辛勤工作, 接触钢筋水泥和混凝土, 是男性的空间。 我在这里迷茫了10年, 经历了房地产行业的高峰和低谷。 不同时期的状态是完全不同的。 作为房地产开发公司的经营者, 必须具备利用现有资源的能力, 在高峰期将公司迅速提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 在低谷时期, 一个领导者的毅力和耐心是非常考验人的。 现在回想起来, 基本上没有一天是浪费的。 每天都在学习和体验不同的事物。 1997年以来, 房地产行业进入低谷。 这段经历是我生命中的一份伟大礼物, 它让我密切关注每一个细节。 在那个阶段, 我突然变得非常谨慎。 过去, 我的性格更多时候是给人带来欢乐和希望, 或者别人觉得别人不好但我很确定, 所以很容易对我寄予错误的期望。 . 但在房地产行业低迷的时候, 我对自己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发现自己真的没有能力, 什么都不懂。 我该怎么办? 我觉得我需要学习, 所以在我的第一个 MBA 课程中, 我在这个极其困难的业务管理过程中读到了它。 我真的需要它, 我真的想要它。 如果我不知道如何进行业务管理, 我的业务可能会失败。 在这种情况下, 我读了MBA。 我还特别注意阅读一些我比较薄弱的科目, 这些课程的学习对我有很大的帮助。 以后我想卖房地产的时候, 我会用从MBA学到的理论来解释整个过程。 很多时候我很僵化, 但这种僵化仍然让我有所收获。 1990年代后期, 在提倡4P营销理论(即产品、价格、促销、渠道位置)的时候, 我会回顾一下4P在房产出售之前是否明确, 以及背后的逻辑。 都熬过去了。 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 我会更加确定。 因为前期我们做了很多前期工作, 当年广州能卖的楼盘很少, 但我们成为了当年最畅销的楼盘。 这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我们做事的时候, 外在环境很重要, 但是当大家面对同样的外在环境时, 真正考验的是内在能力。 当时我们的董事长说, 如果市场上已经有100栋不能卖的楼, 我们一定不是第101栋。 我们要发展自己的特色, 把它打造成市场上的第一栋楼。 这样一来, 即使前100栋还是卖不出去, 我们的这栋还是可以被市场接受的。 这个过程对我很有教育意义, 它似乎进入了我的性格, 形成了一种思维方式。 困难的时候, 我只会在自己身上找到出路, 不会过多抱怨客观因素。 经过十年的房地产开发, 我常常不禁在想:这份工作值得我一辈子吗? 我觉得不值得。 因为我经历过房地产市场的高潮和低谷, 这是一个完整的循环, 如果再经历一次, 我似乎找不到任何理由, 我累得不 觉得很值得, 当然, 我之所以这么认为, 大部分是因为当时的市场环境还没有改善。 如果我有千里眼, 有很强的预知能力, 明白“最坏的时候其实就是最好的前夕”, 也许时间长了, 我可能还会去做。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今天就不会在非营利世界里了, 我可能会很臭, 成为我不喜欢的人, 或者更糟糕的是, 可能已经在了。哈哈。 房地产是一个很难结束的行业。 一旦将自己绑在战车上, 就只能继续转身。 一旦停下来, 这将是一个大洞。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好像心里总有随时逃跑的念头, 所以每次做一个项目, 都会先结束那个项目, 然后再开始另一个项目, 而不是 让自己专注于一个项目。 一个项目, 借这个项目的钱做那个项目。 因为我做的每一个项目都有机会停下来, 我可以想一想, 我还能做点别的吗? 而且, 在做生意的过程中, 很多事情都违背了我的价值观,

或者为了达到我的目标, 我被迫做一些我内心不认同的事情, 内心也经常挣扎。 我不能像王石他们那样坚定。 我可以经常在河边散步而不会弄湿鞋子。 我可能有那个水平, 但我没有能力, 但我知道我可以做一件事, 那就是如果你不走河边, 你可以避免把鞋子弄湿。 所以我在想, 我应该换行业吗?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因为当时我是中年人, 如果我想转行,

什么样的工作还能让我像以前一样充满激情? 换句话说, 我这辈子特别想做, 不去做会后悔的行业是什么? 政府工作做了, 无聊; 生意做完了, 就是这样; 最后, 我想, 为什么社会工作不能成为一种职业呢? 我发现我喜欢它。 CFF:商业领域是你人生经历的重头戏。 那时, 你想从商业领域做社会工作。 是什么让你有这么大的变化? 刘晓刚:2000年, 我随广州市长陈开志到广西百色, 在非常贫困的六龙地区捐赠了一座教学楼。 等大楼建好去剪彩的时候, 看到孩子们的眼睛, 顿时觉得很感动。 我意识到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还有很多人需要帮助。 这笔捐款为我的生活开辟了另一个渠道。 , 让我有机会重新审视自己的现在和未来。 2003年, 我下定决心, 给自己三个月的时间去英国剑桥。 想离开工作环境好好思考未来, 同时也把大学里学的英语捡起来。 令人惊讶的是, 我在那里遇到了我朋友的孩子, 因为她在剑桥毕业。 当我告诉她转行的想法时, 她立刻告诉我, 美国大学有个专业叫非营利管理, 正好适合你。 当时我也不是很了解, 但是我隐约觉得把非营利和营利相比较是不赚钱的。 我想了很久, 也想做。 她说这个专业现在很火, 我听了很兴奋。 我立即前往剑桥的社区图书馆, 开始查阅资料。 最后, 我连剑桥的课程都没完成, 就回了中国。 我觉得这是上帝的呼召。 当我回来时, 我开始卖掉这处房产, 希望能在年底前把整件事都搞定。 我很情绪化或很有动力。 我立即做我想做的事, 我不想做任何事情, 我不想浪费我的时间。 我属于这样的人。 大家也非常配合。 2003年底, 当时在售的楼盘基本关闭。 那时, 我们手里还有一块地。
        这块地的位置真的很好, 我们高价买回来了。 我心想, 既然我们不做,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守着那块地。 所以和我一起合伙人商量后, 直接将损失的土地退还给政府。 转行之后, 当我想捐一大笔钱做点什么的时候, 总会有点后悔。 我一直认为, 如果我能坚持一点, 完成那个项目, 我现在可能有更多的钱可以捐赠。 但实际上, 如果我当时继续这样做, 我可能不会成为今天的我, 所以我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我没有钱捐。 当时很多人骂我傻, 说我应该卖掉地的红线赚大钱。 是的, 但当时我只是想着学习, 我无能为力。 我一生都受益于我敬业的性格, 所以基本上我想做的事情成功的可能性更高。 在考试过程中, 很多人攻击我, 包括我的儿子。 他说你忘记了所有的英语。 如果你还想考上名牌大学, 那还不如去整个叶继大学读, 然后再考名牌大学也不迟。 我不想。 我心想, 为什么我不能申请有执照的大学? 就算考不上, 我也不会失去任何东西, 所以我就我行我素, 申请了美国最好的四所大学。 因为对自己抱有很高的期望, 所以我努力学习, 确保实现自己的目标。
        那时我和一个20岁的孩子成为了新东方最大的学生。 结果, 虽然托福考试不太理想, 但按照一流大学的标准, 我还是差了50分,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幸运, 哈佛录取了我。 CFF:从MBA到MPA, 从商界到公众, 一定不会只带来专业知识的变化吧? 刘晓刚:2004年以前我的生活井然有序, 似乎是老天爷刻意安排的。 在每个阶段, 我完成了那个阶段的基本生活任务, 然后进入下一个阶段。 2004年, 我结束了自己的商业生涯, 去美国上学, 攻读MPA, 正式从私营部门转入公共部门。 这个转变给我带来了很多。 从2006年回国到现在已经17年了, 这17年还不到基金会40年发展的一半, 但却是对我人生的一种升华。 我真的很感激我当时所做的选择, 它把我带到了我想要的生活或生活状态。 1998年第一次读MBA的时候, 我特别反感, 反对统计。 我觉得很无聊, 所以我经常逃课, 但后来我意识到我的逻辑思维能力不足是我最大的弱点。 2004 年我到达哈佛时, 我花了一个学期认真地学习统计学, 这是前所未有的。 如果我不知道任何链接, 我不会放手。 我经常在半夜做作业。 我研究了所有我能找到的统计教科书。 我真的很认真, 我在期末考试中得了A。 非常重要的逻辑训练。 所以在我的后半生, 从美国回来后, 我有了很大的改变。 我不再像以前那样轻率了, 我开始知道如何一步一步地深入思考问题。很多朋友都觉得我变了很多。 这是我特别引以为豪的优势:当我发现自己的不足时, 会偷偷补上, 而且会非常小心地补上。 过去17年在公益领域的工作, 我个人对这个行业贡献不大, 但是这份工作却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收获, 帮助我开阔了眼界, 了解了一个更完整的中国, 也给了我 机会面对很多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几乎不可能解决, 然后尝试解决它。 这个过程真的教会了我很多, 也改变了我很多。 过去我称自己是理想主义者, 其实我是盲目乐观的, 而现在我敢说我是一个绝望的理想主义者, 这是一种理性的表现。 因为在这个过程中, 我多次想退出, 也想逃回商业领域, 但我多次问自己, 最后在心里告诉自己, 一定要坚持, 不要离开。 不知道是什么让我如此坚持, 只能说这是上天的安排。 CFF:你在美国学到的东西对你以后在非营利领域的工作有什么帮助? 刘晓刚:刚从国外回来, 觉得国内的NGO领域太弱了, 因为去美国之前没有做过NGO。 我刚加入一个狮子会, 我离开狮子会还不到两个月。 所以, 我对中国非营利组织的环境是完全不了解的。 它完全在纸上。 在美国留学的时候, 我搭建了很多自己想象中的世界, 完全没有接地气。 从美国回来的第二天, 我受邀参加了在广州举行的NGO年会。 下车后, 我开始发表评论。 当我想起当时的自己时, 我觉得自己非常愚蠢和可笑。 别人根本不跟我说话, 这让我很尴尬, 特别无聊。 我想, 我是不是选错了行? 为什么看起来没用? 现实似乎与我的想象完全不符。 我觉得自己像个降落伞。 我跳下飞机后, 被一棵树抓住了。 我起不来也下不来。 这很不舒服。 后来, 我对朱建刚说:“老朱, 这和我想象的相差太远了。” 他笑我说:“有差距, 但你不知道, 美国是个什么样的社会, 我们是什么?社会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 老朱把我吵醒了。 既然决定要在这个领域做点正经的事, 就得先搞清楚, 先知道自己落地的土地是什么样子的。 后来, 我跟着老朱走访了各个工人组织, 参加了各种活动。 我不敢说话, 只是听着。 我真的觉得自己像个傻二姐。 我不明白他们想做什么。 我也不明白我现在的处境, 那我不明白我怎么能支持别人, 我不明白我怎么能支持别人, 我什么都不懂。 我开始意识到我在美国学到的东西不能直接应用。 我真的必须从头开始学习, 然后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CFF:从事公益慈善领域17年, 给您带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刘晓刚:做公益真的很了不起过程。 这些年来, 我身边一直有很多同路人, 他们在任何困难的时候都会互相鼓励, 互相支持。 现在我的大半辈子已经过去了, 我很满足, 很充实。 我觉得我每天都在思考。 虽然我可能想不出办法, 但这个思考的过程其实很有意义。 也许如果我们一起努力做一件小事, 它可能不会对世界产生很大的影响, 但至少会影响我们周围的人。 每个人的一生不都是几十年吗? 我想要的结果可能在我的生活中看不到, 但我相信, 如果我们继续一代一代地往下走, 最终会有变化。 正是这种信念支撑着我, 不管我能不能看到, 我都会做好, 而这个做好的过程, 其实丰富了我的人生, 让我觉得自己很值得。 生活, 还是很丰富的, 够了。 17年的公益事业对我个人来说太重要了。 我这辈子真正不纠结的就是这十几二十年, 因为我在做的事情与我个人的利益无关。 这就是公益的魅力。 事实上, 我们常常会因为想太多自己而感到纠结。 一想到“我”, 就很容易纠缠不清, 比如我的名字, 我的利益, 我的利益, 或者我受过伤害。 但是, 做公益是一个不断溶解“我”的过程。 公益扩大我的世界。 世界越大, “我”自然会越小, 不会有任何纠葛。 千禾社区基金会CFF打造的刘晓刚社区公共空间“小禾之家”:您是否从事公益事业17年, 是否曾在基金会领域工作过, 有没有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 你有什么重大的遗憾吗? 刘晓刚:对我来说, 做慈善或者基金会, 最重要的就是让我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一种低层次的联系。 我做生意的时候, 人与人之间也有很多联系, 更多的是利益的联系, 但是我在公益行业真正体验到的联系和商业领域的完全不同。 因为我的家庭背景和改革开放, 我一直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我认为这就是中国。 做公益, 让我看到了中国的另一面。 我开始用我的生命和行动帮助贫穷的中国, 体验幸福。 我记得当我担任狮子会会长的时候, 有很多感人的时刻。 那时, 我们去连南为穷人做白内障手术。 有一位老奶奶家境贫寒, 从来没有去过医院。 她患上了白内障, 失明了。 我们带她去医院做手术。 我握住她的手轻轻抚摸她, 她在自言自语, 我听不懂, 一直点头回应她, 她慢慢平静下来, 不再颤抖, 但她还在我还在回应 . 那一刻, 我觉得我和她有联系。 虽然我听不懂语言, 不知道她说了什么, 也完全听不懂, 但这一切都没有阻碍我和她之间的生活交流。 我觉得她就是我的妈妈。 , 它温暖而神奇。 包括我认识的很多工人兄弟, 很多人以为我在帮助他们, 其实他们是在帮助我, 他们给了我很大的力量。 我什至不能说, 如果我在他们的困境中, 我是否能像他们一样坚强勇敢。 这些都是我在公益领域的真实感受。 如果我不从事这一行, 这一切都不是我的人生经历。 我也特别高兴一群年轻的朋友聚集在我身边, 比我儿子还小, 我们都像一家人一样。 我们都是单纯的, 一心一意的, 想把事情做好, 绝对没有兴趣, 没有阴谋。 有这样一群人一起努力, 做我们都觉得有意义、有趣、有价值的事情, 每天都感到兴奋, 我感到很满足,

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世界就是这样。 我们能不能做很多事情, 并不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 最重要的是, 每个人每天都在成长, 每天都在做, 每天都在思考。 这不是很好吗? CFF:40年来, 改革开放的浪潮推动着我们整个国家向前发展。 中国基金会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 你之前所经历的, 无论是科技公司还是房地产公司, 其实都是经济体制改革的结果。 您如何看待改革开放对地基行业的影响? 刘晓刚:没有改革开放, 就没有我们班, 就没有基础。 以我自己的经验, 2004年之前我并不知道什么是基金会。因为有机会去美国留学, 我意识到基金会是一个重要的非营利组织的一种形式, 我也知道了基金会是什么。 基础的定位。 当时我在想, 中国没有基金会, 应该想办法动员一些创业者成立基金会, 就想到了我的朋友翟美清。 2005年暑假回国的时候, 我去了香江集团的翟美清(因为我们分别是广东省女企业家协会的会长和副会长)。 我告诉她, 现在政府鼓励企业设立基金会。 如果你觉得公益对你很重要, 你应该想办法注册一个私人基金会。 她问我基金会是什么, 我介绍给她。 她觉得自己每年都捐了这么多钱, 为什么不自己成立一个基金会呢? 她立即​​派人到民政部了解情况。 很快, 她在民政部注册了香港社会救助基金会, 这是民政部的第001号基金会。 所以在这件事上, 我还是有点得意的。 这个数字001实际上意味着政府已经接受了民营企业家设立基金会。 此后, 民间力量真正介入了地基行业的发展。 2005年以来, 基金会的数量逐渐增加。 在一定程度上, 为真正想为社会做点事情的企业或企业家, 自主安排自己的公益慈善活动, 开辟了空间。 公民社会的发展是良好的进步。 2006年从美国回国后, 我们在中山大学从事民间社会活动。心。 当时我们认为, 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存在三个特别大的痛点:资源匮乏、思想缺失、能力薄弱。 所以我们做了三件事:找钱; 帮助基层组织制定战略; 并进行各种培训。 其中, 我们成立了和谐基金, 旨在支持基层组织, 这就是千和基金会的前身。 当时, 我们作为桥梁基金帮助这些机构度过了项目组最艰难的生存阶段, 也为一些想在某个领域创业的非营利组织提供启动费。 虽然资助的规模不大, 但在当时是非常有意义的。 的。 三年后, 我们自己也具备了一定的条件, 当时广东比较开放, 我们鼓励成立基金会。 我和Reason先生共同出资成立了广东省前河社区公益基金会。 最初, 千禾被定位为资助型基金会。 这种定位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因为大多数捐助者不了解并做好事。 为什么你不能自己做, 而是筹集资金让别人去做? 所以筹款难度很大。 董事会就这个问题进行了多次辩论, 也考虑过要不要走更简单的路, 做一些价值链更短、效果更明显、融资更容易的项目。 经过多次的奋斗, 最后大家还是认为资助基金会对社会发展更有价值, 大家都觉得不应该改变。 所以到现在为止, 我们的想法和我们所做的都没有改变, 那就是做NGO背后的支持者, 和更多的社区组织和活跃的公民一起, 共同推动社区的发展。 从2009年开始, 千鹤经历了一个周期, 像个小男孩一样长大。 我希望未来能看到更多基于赠款的基金会, 与更多的民间组织共享资源。 现在, 基金会的数量确实不小, 但是愿意做资助的基金会太少了, 这个问题也不好解决。 我对这个行业的愿景是, 在不久的将来, 我可以看到行业内有良好的生态, 百花齐放, 各种类型的基金会在各种生态位相互支持, 形成完整的价值链, 更 更多基金会愿意与一线组织共享资源, 共同为社会的进步和发展贡献力量。
        CFF:在过去的十年里, 您有没有感受到一些引领公益或基金会行业发展的理念? 这与政策环境的变化之间是否存在一些紧张关系? 刘晓刚:十年来, 我见证了公益领域的变化和发展, 这与各种事件的发生和思想的引导是分不开的。 但就基金会行业而言, 宣传力度不够, 公众对基金会在社会发展中的价值和作用认识很肤浅, 我们自身的宣传力度相对较弱。 所以, 人们要设立基金会, 基本上不是从社会问题出发, 而是从自己的想象出发, 当然这也与中国整个社会环境和发展阶段息息相关。 我认为社会领域必须允许多样性, 不能忽视各种观点、各种想法、各种行动的意义, 应该鼓励大家去尝试。 每个人都可以root根据你看到的社会问题来定位自己, 根据你所在组织的使命和愿景选择一个接受想法的空间。 通过各种不同的思想来拓宽思维的广度, 同时保持自身的特点和独立性, 可以为解决社会问题提供许多可能性。 CFF:目前在全国(不含港澳台地区)有8700多家基金会。 2012年以后成立的基金会数量占总数的65%。 大多数基金会属于年轻的基金会。 基金会行业的历史和记忆需要记录和沉淀, 公益慈善的理念和精神需要讨论和传承。 在您看来, 行业的利益相关者可以对此做些什么? 刘晓刚:记录和传承很重要。 任何历史时期的真实记录对于这个行业来说都是极其宝贵的。 我们经常说以史为鉴, 思考现在, 展望未来, 缩小到我们的地基行业。 如果有一个机构在做真实的历史记录, 让大家知道这条路是怎么从我们整个行业发展的第一天走到今天的, 这样即使过了50年、100年, 大众和基金会的年轻一代也会 知道这些人在他们之前做了什么, 我认为这是非常有价值的。 这些机构之间必须进行合作。 我知道像朱建刚这样的老师一直在做各种NGO的档案记录和口述历史。 佛山也有专门研究口述历史的机构, 我们也在支持。 大家能否互相关注, 共同成为一个大时代社会发展的全景图。 CFF:最近一个月, “第三分配”、“共同富裕”这两个词很火。 “第三次分配”一般被认为是基于公益和慈善。 您刚才提到工商界非常重视市场问题, 现在慈善界似乎面临着一个市场可能需要扩大的问题。 在这方面, 您如何看待中国地基行业当前和未来的价值和使命? 刘晓刚: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首先, 我认为共同富裕更多是一个目标或口号, 可以说是对社会主义的象征性追求, 但如何界定第三次分配是个大问题。 之前和北京师范大学的傅昌波老师有过认真的讨论。 相信大家讲到第三次分配的时候, 一定会认可它的自愿性, 而形成这种自愿性的前提是承认初次分配的合法性, 我们的初次分配, 也就是合法利润, 合法收入, 必须得到法律的有效保障。 因此, 第三次分配必须以对私有财产的承认和保护为基础。 否则, 我都不知道这些资产是不是我的, 我怎么能认真考虑如何将它们投入社会? 完全没有依据。 其次, 要构建健康可持续的第三分配, 政府应该放开民间基金会的登记, 让更多有经济实力的人按照自己的意愿投身公益事业, 而不是把资源捐给政府, 因为 政府投资公用事业资金已经体现在第二次税收分配中捐赠中, 第三次分配应当是自愿的公益行为, 捐赠资金的使用应当接受社会监督。 然而, 如果政府推动健康的第三次分配, 那么直接的问题是, 我们真的准备好了吗? 这么多资源投入到第三部门, 我们真的有能力解决社会问题吗? 对此, 我觉得我们整个基金会行业现在还没有准备好, 所以我们要学习, 比如,

解决一个社会问题需要什么样的力量, 如何相互配合, 或者如何称其为解决方案, 等等, 需要认真思考和不断学习。 简而言之, 我理解的第三种分布是人们有意识的行为。 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经营, 合法赚取利润, 并愿意将部分收入回馈社会, 让社会更好地发展。 我也可以在这里继续经营业务, 让我的业务继续发展良好, 受到人们的青睐。 尊重, 这是通往健康社会的正确方式。 基金会原是民间公益事业的蓄水池。 水库的水应该用来滋养我们整个公益事业, 共同解决我们关心的社会问题。 这是我们基金会的共同使命。 但目前的现状是, 我们的视野不够开阔。 每个基金会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学习氛围不够。 从基金会主席到秘书长再到实践者, 都需要学习。 目前看来基金会有8000多个, 也不少, 但是这8000多人是干什么的, 在解决什么问题, 形成了怎样的影响力, 也许大家真的没有' t考虑得很认真。 所以整个地基行业就像一团沙子, 各司其职。 我们一直在抱怨外部环境不好, 但我们有没有问过自己, 我们做到了自己想做的事吗? 如果不是, 原因是什么? 如何做呢? 能否唤起我们基金会行业更多人的思考, 共同推动大家的有机合作? 中国公益基金会:今年中央印发了《关于加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意见》, 明确提到要发展公益慈善事业, 支持建立社区基金会。 您对中国社区基金会的发展前景有何看法? 刘晓刚:首先, 政府高度重视基层社区治理, 这为社区基金会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契机。 要遵循政府“共治、共建、共享”的战略思想, 用我们的社区工作方式, 激活公众对社区的参与, 真正达到共治、共治、共享的目的。 共建。 但目前对这些问题的研究还不够, 社区基金会在中国语境下的积极意义是什么, 以及社区基金会如何在社区中持续成长。 我们经常讨论, 一个好的社区基金会的标准是什么? 社区基金会应该如何利用当地资源解决当地问题? 民间资源、政府资源、企业资源如何通过社区基金会中间?枢纽增值后, 能否有效用于社区发展? 我希望更多的人会考虑这些事情, 而不仅仅是去做。 我们必须让社区积极成长, 积极思考这些事情, 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学习过程。 像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这样的平台有责任促进更多这样的思考。 CFF:基金会论坛2021年年会的主题是“中国基金会新征程”。 您对地基行业未来 5 年甚至 15 年的表现有何期望和期待? 刘晓刚:希望中国基金会行业的发展能够有更多的自主权、更多的合作、更多不同岗位的基金会, 共同支持这个社会的进步和发展, 而不是我们大家只关心自己。 期望整个行业能有更广阔的视野去思考如何让这个行业的发展更合理, 让地基行业的水库能有更多的水流入流出, 能滋养我们整个公益事业。 和慈善行业。 它发展得更健康。 实习编辑:周楠主编:文梅

独家授权{网站名称}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