拷问公益本质:如何用公益经济学构建良性公益生态?

 来源:拷问公益本质:如何用公益经济学构建良性公益生态?-BOB手机下载(中国)有限公司官网
       据北京报道, “公益在右, 商业在左, 双方同源,

同一个目标, 路径不同”。 这是南都公益基金会名誉主席徐永光在2018年表达的观点。当时, “两盏灯之战”正在热议, 公益与商业能否融合引发广泛关注。 今天, 徐永光进一步解释说, 他认为任何行业都需要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 而公益经济学是公益知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慈善经济学在这个时候提出, 关系到公益行业的未来发展。 徐永光说:“公益经济学理论的构建与应用对于中国公益回归理性、回归基本伦理、提高公益效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公益经济学的研究对于准确挖掘捐赠者的行为偏好大有裨益。 浙江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罗军认为, 捐赠人的行为偏好非常复杂。 除了广义上的“利他”心理驱动外, 还会有一些更微妙的动机, 比如服从社会规范, 来自某些动机。 一些社会压力等造成的耻辱, 通过研究捐赠人的激励筹款机制, 可以更好地促进捐赠人的捐赠行为。 公益经济学的理论基础 作为一个新提出的概念或理论, 公益经济学并非“无源之水, 无根之树”。 就经济理论中的正外部性和负外部性而言, 徐永光认为:“经济学有外部性理论, 公益也有正外部性和负外部性。 公益资源的有效流动不仅可以解决社会问题, 还可以创造人与人之间相互信任的社会资本, 这是一种正外部性; 而一个收到大量捐款的组织, 由于运作不透明, 损害了公益慈善的公信力, 导致公益生态环境恶化。 这是负外部性。 捐款使用不当也会产生负外部性。” 浙江大学文科高级教授李世泽用经济学中的“理性经济人假说”和“功利论”来解释“慈善行为是一种自利行为。
        行为, 还是利他行为?” 解释。 他提出了做公益的五个理由:第一, 慈悲; 第二, 道德; 第三, 避免贫困的外部性; 四、风险防范; 第五, 荣誉诱导。 因此, 李石认为, 公益行为在形式上会表现出一定的“利他主义”,

甚至被奉为“无私、专利他人”的美德, 本质上是一种“自私”的行为, 可以这样解释 由“经济人”假设, 但“公益行为的动机和效果必须区别开来。动机是自利, 但效果是利他的, 这也是一种美德”。 由于公益可以用经济学理论来进行解释, 公益经济学是有理论基础的, 所以为了完善公益科学的学科定位和理论建设, 进而不断推动公益创新和公益形成 能否更有效地解决社会问题, 有必要对此进行更系统的讨论。 . 2021年12月28日, 首届“公共经济学”研讨会成功举办。 研讨会由南都基金会主办, 由上海展网发展研究院主办, 北京至善文化学院、“社会创新者”承办。
        同济大学特聘教授付刚展指出, 从公益经济学的发展史来看, 1990年代以来,

学者们开始通过管理学和社会学研究公益, 这是中国公益研究的第一次升华; 学习是中国公益研究的第二次升华, 需要经济学家的参与, 共同推动中国公益事业在新阶段的发展。 他认为, 公益经济学需要回答四个关键问题——公益产品的供给、公益资源(要素)的配置、公益产品的接受者需求、公益资源的配置效率。 因此, 公益经济建设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 需要学者们一砖一瓦地建造高层建筑。 对于公益经济学的研究,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金融系教授张升平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他指出:“经济不是经济学,

用经济分析方法研究个体公益活动不能成为公益经济学。每个人的研究对象不同, 视角不同, 关注点不同, 确实有必要了解基本的 公益经济学的问题及其背后的逻辑。请仔细讨论和思考。
        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未来希望在公益经济学的研究过程中, 为建设一个既合作又促进社会信任的公益生态做出贡献。 “收益最大化”是最终目标。 要用公益经济学来创造良好的公益生态, 就要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待慈善。 中共甘肃省委党校教授宋桂武认为, 从经济角度看, 慈善是一种经济产品。 对于供应商而言, 慈善事业既有成本也有收益。 慈善的成本主要体现在物质方面, 但收益包括物质和精神两方面。 慈善事业也为需要它的人带来成本和收益。 它的收益主要是物质的, 它的成本包括物质的和精神的。 在慈善市场的供给研究方面, 个人经历对慈善捐赠的影响不容小觑。 美国大谷州立大学助理教授李华芳通过信息经济学比较了从不同渠道获取不同信息对慈善捐赠行为的影响。 结果表明, 从互联网获取信息一般对促进捐赠行为没有显着影响; 直接的、个人的经历对捐赠行为有更显着的影响。 除了线上和线下机制的影响, 罗军还关注两种或两种以上机制对捐赠行为的共同作用。 他通过实验经济学发现, 激励机制的存在确实可以提高个人承诺的履行率; 名誉惩罚可以有效减少捐赠违约; 人们不希望他们的捐赠信息被披露, 他们可能希望避免暴露给公众。 表扬(对信守承诺者的奖励), 不愿兑现承诺捐赠; 他们也会在实际捐赠中积极履行承诺,

以免被公开批评(对失信者的惩罚)。
        总体来看, 慈善市场供需研究存在严重失衡现象。 厦门大学公共管理系教授杨芳芳就慈善事业提出市场研究更多地关注供应研究而忽略了需求研究。 具体表现为:注重慈善组织的筹款策略, 忽视救助策略; 关注捐赠者的动机,

忽略捐赠的流动; 注重慈善组织的信息披露, 忽视慈善需求者信息的收集和更新; 注重供给侧研究, 忽视需求侧研究和两方互动。 无论是供给研究还是需求研究, 最终的目标都是实现“收益最大化”。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2020级社会保障学博士生尹辉通过对公益行为成本收益分析的研究指出, 我们需要回答一个普通时代的重要命题。 慈善:“行善可以给行善的人带来善, 有什么好处?” 在他看来, 要让行善者的利益最大化, 关键是要深入参与、自主选择、自愿捐献、做的胜于言语、了解外界、做好事久。

独家授权{网站名称}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