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捐反悔”:骨髓捐献不可承受之痛

 来源:“临捐反悔”:骨髓捐献不可承受之痛-BOB手机下载(中国)有限公司官网
       北京报道, 截至2021年8月31日, 中国骨髓库储存量超过295万支, 共成功提供造血干细胞11906例供临床使用,

累计97934名患者申请查询 . 虽然我们对不断增加的总存储容量和成功捐赠的数量感到高兴, 但捐赠申请数量与前两者之间的差距也不容忽视。 在捐赠不成功的案例中, 有争议的行为之一是“捐赠时忏悔”。 中华骨髓库河南省分行工作人员温美英从事骨髓捐赠行业20年。 她坦言:“对某次捐赠感到后悔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决定捐赠的理由简直就是‘我要捐赠’。随着社会的进步, 由于公众意识的更新, 很少有人会后悔。 捐赠。捐赠是一项非常光明的事业, 我们的目标是让每一位捐赠者都能健康安全地捐赠, 然后吸引更多的人加入, 拯救更多的患者。” 我是否有权重新进行骨髓捐赠? “捐献回报”是指患者进入“待移植”状态后, 准捐献者突然放弃捐献。 此时, 准备迎接“新生”的患者已经接受了大剂量的放化疗, 自身的造血系统和免疫系统几乎处于“零”状态, 只有健康的造血干细胞才能重新启动。 生命拯救生命, 生命影响生命。 中国骨髓库将造血干细胞移植称为“以人为药, 以人救人”。 在造血干细胞捐献历史上, 也曾出现过有人同意捐献, 但在能够配合高分辨率和体检的情况下, 在最后一刻拒绝捐献的案例。 舆论对这一现象的看法通常分为两类。 有群体理解这种行为, 认为骨髓捐赠是一种自愿行为, 捐赠者有权拒绝捐赠或后悔捐赠, 捐赠可能对捐赠者身体造成不良影响, 捐赠者有权保护 他们自己; 另一组则认为不宜后悔捐献, 尤其是接受者接受清髓预处理后, 自身免疫系统几乎为零。 此时, 暂时的悔捐, 从某种意义上说, 是在危及受赠者的人身安全, 应该予以处理。 谴责, 甚至惩罚。 有更多的观察者在两种舆论之间陷入两难:作为捐赠者, 你有权利回去吗? 文美英从记者转行加入中华骨髓银行河南分行以来, 多年来一直在一线联系、动员、跟踪志愿者。 她曾陪伴数以千计的患者走过风风雨雨。 她对是否捐赠有着深刻的理解。 在她看来, 很多人对骨髓捐献仍有误解, 认为捐骨髓就是取骨髓。 ”就是“造血干细胞捐献”。对于捐献是否会对捐献者造成伤害, 文美英非常坚定:“骨髓捐献绝对不是以损害捐献者健康为前提的。”同时, 她 认为捐赠事关人命, “其实每一个配偶成功的患者都会有美好的期待和愿望, 觉得自己得救了, 拒绝捐赠或者后悔都可能是错的。病人受到了一定的打击。 从医学的底线来看, 患者骨髓消融后后悔捐献是非常不利的。 但给予是一种给予的行为。 作为一名工作人员, 我们会根据过去成功捐款和后悔捐款的人的经验告诉他捐款和不捐款的后果, 并尽可能多地分析。 最后, 捐不捐还是看他们自己的。 对于临时遗憾捐献, 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谢磊律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骨髓是人体的一种组织, 在法律意义上不是财产。因此, 规定 不能适用民法典关于“赠(物)”的规定, 也不能简单地从赠物的“撤销”和“不撤销”的角度来考察骨髓后悔的行为。 了解一下。目前我国法律还没有明确规定“骨髓捐献”和“骨髓捐献忏悔”的行为, 因此无法直接评价和规范我国“骨髓捐赠忏悔”的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 《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第八条规定:“公民捐献人体器官, 应当有书面的捐献意愿, 并有权撤销。 他们愿意捐献自己的人体器官。”“虽然法律法规没有规定‘骨髓或造血干细胞’属于‘人体器官’, 但这条规定的核心精髓仍然可以作为调查的参考。 “骨髓捐献”与“骨髓遗憾捐献”的区别, 即骨髓捐献应建立在捐献者自愿的基础上。 在此基础上, 并应允许其“忏悔”。 但“忏悔捐赠”不应该绝对无条件使用——如果忏悔捐赠给患者造成了真实而迫在眉睫的危险, 并最终造成严重损害, “忏悔捐赠”有被追究法律责任的可能。 但无论法律怎么说, 悔改都违反了诚信原则,

在道德上应受谴责。 “刻意储存, 捐赠毫不犹豫!骨髓捐赠既是爱, 也是责任” 刻意储存, 捐赠毫不犹豫。 “这是中华骨髓库对所有捐献者的期许和告诫。然而, 最终能够完成捐献的志愿者数量, 远远少于匹配成功的案例数量。”文美英告诉记者:“原因有很多。 捐助者退出,

身体原因占多数。 绝大多数, 不到 5% 的人实际上不愿意或遭到家人的反对。 “在文美英遇到的临时忏悔的案例中, 绝大多数临时忏悔的捐赠者会因为父母、伴侣等家人, 甚至是口头威胁而被迫忏悔。因此, 志愿者进入前的准备工作。 仓库非常重要。”志愿者进银行一定要慎重考虑, 做好各方面的工作, 做好与家人的沟通, 告诉他们想加入骨髓库, 有机会 将来救人。
        深思熟虑, 了解清楚, 然后入库。 这样, 全家人都会很高兴地支持你表达爱意。 温美英说道。 除了暂时的后悔和拒绝捐赠外, “忏悔”的意思是指在实践中, 有一些志愿者暂时对自己的捐赠感到后悔。 没有捐献自己, 因此责备自己, 甚至哭泣。 为了避免“捐时悔改”给患者带来的致命伤害, 中国骨髓库早在多年前就启动了“应急预案机制”,

即除了原发性无关的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外 , 同时动员相关造血干细胞捐献者等。备用捐献者, 如果原代捐献者遇到紧急情况, 立即启动备用捐献流程。
        即便如此, 中华骨髓库也不希望任何潜在的捐赠者“收回捐赠”。 如何鼓励更多人参与骨髓捐献, 如何减少和避免暂时的遗憾? 谢磊建议:“一是要消除公众对骨髓捐献的误解,

让公众充分、准确地认识骨髓捐献的科学性、无害性和价值性;二是建立健全相应的 激励机制, 比如成功的献血者本人或其家属未来需要骨髓移植时, 可考虑优先配型、提供减费、或因病需要输血时免费输血;三是普及 对捐赠行为可能对患者造成的伤害表示遗憾, 并且明确在某些情况下, 对捐赠的悔改可能会被追究法律责任。” 骨髓捐赠既是爱也是责任, 拯救死者, 恢复正义, 造福人类。
        在这个问题上, 道德和法律有共同点。 目标。 谢磊说:“骨髓捐献领域是否涉及法律, 是否对后悔的行为进行评价和规范, 必须慎重, 要充分考虑公序良俗, 事后的社会影响。 ” 作为一线工作者, 文美英表示,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公众意识的提高, 志愿者的数量逐年增加, 暂时后悔捐款的人很少。 例如,

“一年可能没有一个案例”。“作为工作人员, 我们与捐赠志愿者站在一起, 与他们一起克服困难。 捐赠后, 我们也会对捐赠者本人, 包括有重大疾病或家庭意外的直系亲属, 给予充分的关怀, 我们也有一定的关怀, 我们的服务可以说是终身的。”

独家授权{网站名称}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