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三甲民营医院院长的担忧:疫情后公立医院再现“扩张热”,社会办医成长机会恐被挤占

 来源:一位三甲民营医院院长的担忧:疫情后公立医院再现“扩张热”,社会办医成长机会恐被挤占-BOB手机下载(中国)有限公司官网
       北京报道战疫后, 公共卫生弥补短板,

新基建蓬勃发展。 这背后, 蕴藏着巨大的市场机会。 然而, 作为几十年来经历了社会医疗政策风风雨雨的“老兵”, 温州康宁医院董事长、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副会长关伟丽却注意到了一个现象。 “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制定“十四五”医疗卫生发展规划, 但普遍关注公共部门多于社会。”关伟丽说。 有5000张床位和5000张床位, 但作为国家医疗卫生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社会力量却鲜有提及。 在一些地方, “十四五”卫生规划从前几期的讨论开始, 一直到规划初稿发布。 这种现象应该引起重视。” 4月10日, 关伟力做客“中国社会医疗行业新动能沙龙”, 会见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副秘书长陈林海、副主编陈彦鹏先生 《华夏时报》社长进行了题为“后疫情时代优化调整医疗产业格局的创新点”的现场对话。 在文中, 他表达了对公立医院“扩张热”再度出现、社会办医疗机构被挤出发展空间的担忧。 “中国社会医疗行业新动能沙龙”系列活动由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作为行业指导单位, 华夏时报主办, 新医传媒和健康百人承办。 近日, 沙龙联手新医云学院, 通过线上对话的方式, 反映社会各界对社会医疗行业发展热点话题的态度和看法, 形成社会医疗领域意见领袖的发声平台 . 1月24日以来, 国家和各省共派出346支医疗队、4.2万余名医护人员奔赴湖北、武汉。 其中, 大型公立三级医院扮演着“中流砥柱”的角色, 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1000家社会办医院, 占中国医院总数的60%以上, 曾被指责为“逃兵”, 没有参与抗击疫情。 关伟丽认为, 这种观点是对社会医院的误解。
        事实上, 在疫情期间, 有能力、有责任心的优秀社会力量办医疗机构, 像公立医院一样全力以赴抗击疫情。 以温州康宁医院为例, 浙江省第三批赴武汉医疗队队员首次增加了4名心理医生, 其中康宁医院占了两个名额。 “我们周围很多公立精神病院都羡慕不已, 这说明我们康宁心理咨询师在社会上的影响力和能力得到了政府的认可。事实证明, 我们两位心理咨询师在当地发挥了作用, 非常有用。” , “ 他说。 据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统计, 截至2月7日, 已有13个统计明确的省、市、自治区633家民营医院作为定点医疗机构参与抗击疫情。 其中, 安徽省社会医疗机构占全省定点医疗机构的23.96%, 湖北省11家。.29%, 四川省和山东省分别占11.27%和11.15%。 值得注意的是, 虽然截至2018年底, 社会办医院有2.1万家, 占比63.5%, 超过公立医院。 但社会办医院多为专科医院, 多为一级或二级医院, “小而散”。
        与新冠肺炎治疗直接相关的重症医学科、传染病科和呼吸科很少。 医务人员的规模也不占优势。 对于社会办医院在抗击疫情中的作用和作用, 陈林海说:“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 我们看到了几个积极的信息。当控制力量出动时, 也算是活了下来。” 其次, 政府也看到了全国社会医疗力量能够积极响应参与抗击疫情, 无论是参加省级医疗队驰援武汉, 还是在当地充当 新冠疫情治疗定点医院、观察隔离点, 或派员参与当地社区防疫一卡通工作, 也明确要求加强对当地抗疫事迹的宣传。 社会医疗力量;第三, 主管部门也了解社会医疗服务的现状。 vant专业缺乏, 所以他们还是有点担心在国家层面调动力量。 社会首先要保护好自己, 进一步增强整体专业服务能力。” 2月16日 3月1日, 国家卫健委发布专项文件指出, 社会办医疗机构作为我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疫情防控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 . 关注公立医院“扩张热”再度出现, 在经历了新冠疫情的冲击后, “新基建”、“公共卫生补充”等观点愈发流行。 数据显示, 2018年中国财政对公共卫生的投入为1.6万亿元, 仅占GDP的1.7%, 欧美国家的比重是中国的10-20倍。 这也意味着未来还有相当大的增长空间。 陈彦鹏说:“后疫情时代, 国家肯定会加大对公共卫生的投入。这些财政投入很可能会流向公立医院, 导致公立医院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大, 这会挤压社会医疗的份额。” ——经营医院。, 这可能也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 各地是否会出现新一轮公立三级医院“扩张热”, 作为几十年来社会医疗政策风风雨雨的见证者, 关伟丽非常担心。 “国家新一轮对公立医院建设的投入充分体现了吗?社会力量是否充分介入?这一切都需要社会的声音办好医院, 还要盘点当地现有的医疗卫生体系 ……, 真正的弱点在哪里?” 关伟丽说, “如果政府不计成本投入资金建设大型公立医院, 不仅会使国家财政资金和社会公共资源的效率和效益得不到充分体现, 还会减少小弱社会。”医院发展的机会被挤压和剥夺。 管伟丽还指出, 当我们注意到公立医院的能力不足和不足时, 其实公立医院的能力也有很大的不同。 中国也有一些很弱的基层医院, 并不是说所有公立医院都强。 对于关伟丽的担忧, 陈林海从另一个角度分享了他的观察和看法。 “‘新基建’下来了, 新的投资就下来了, 会不会继续加大公立医院的建设力度?老实说, 我是这么看的。第一, 国家, 特别是一些财政比较富裕的地方政府 , 肯定会加建, 但不一定和当年一样规模, 因为全国还是要限制大型公立医院的发展规模;二是目前很多地方政府的财政还是比较 吃紧, 所以即使要建, 也未必有那么多钱, 务实的地方政府可能还是要考虑如何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来改善当地医疗资源的供给, 以免给当地带来更多的债务负担。 政府。
       因此, 原因不仅是宏观经济政策的控制,

还有客观财政预算的紧缩。陈林海说。陈林海说, 政府 ment 对公共卫生的投入可能流向基层医疗、公共卫生疾病控制, 包括社区卫生管理、家庭医生服务、应急管理系统等; 对于重症医学、感染医学、医院临床检验等重点学科的建设, 资金可能会流向这些, 主要是补短板。 与其扩大公立医院规模, 泛滥成灾, 还可以建议政府考虑“军民结合”“和平与战争结合”的思路, 将社会医疗力量建设成“后备力量” 应对大规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可能更具成本效益和可行性。 陈林海还透露, 今年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首次接受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秘书处委托, 参与国家“十四五”医改 计划, 并承担了社会办医子项目的研究工作。 “这体现了决策层致力于社会办医的态度, 他们还是愿意倾听行业声音的。我们协会对此高度重视, 并邀请了波士顿咨询集团等专业机构, 毕马威、普华永道、德勤、和君咨询组成强大的专家研究团队, 希望能对这个话题进行更好的深入研究, 拿出更有说服力的论据, 同时我们也会进行调研和采访 在全国范围内大举宣传, 希望能把第一手最基层的声音呈现给相关决策部门。“资金荒会不会来? 社会办医院面临的另一个困境是, 疫情过后, 资本变得更加谨慎, 可能导致社会办医生供血不足。 4月16日, 医学智库“疫情期间的医院”运营状况问卷结果显示, 今年一季度, 95%的受访医院业务量和收入同比均出现下滑 . 其中, 84.8%的医院门诊量下降20%以上, 其中39.2%医院的资金已经用完了。 接受采访的所有社会医疗机构都表示, 资金的流动只够支持他们两个月的生活。 其中, 人工成本、采购防疫物资成本、房水电成本成为医院经营压力的“三座大山”。 一些抗风险能力弱、扩张速度快、负债率高的社会办医院面临倒闭风险。 关伟丽认为, 这将是21000家社会办医院经历的一次洗牌, 最终的结果是优胜劣汰。 “这几年资本疯狂追逐社会力量办医院, 现在这种情况其实已经回到了正常的调整期。
       因为有些资本觉得医院没那么好做, 投资做不好 有好处, 医院的发展是有过程的, 首先要得到社会的认可, 有了好的社会效应,

有了品牌, 才会有合理的回报, 不是短期的投资行为 , 而是一个长期的、有同情心的、有责任感的、有底线的服务行业, ”他说。 陈林海表示, 疫情过后, 预计全社会医疗服务数量将萎缩。 确实会有一批社会办医疗机构因经营问题退出市场; 也会有一些社会办医疗机构受到政府下一步监管的一定影响。 但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看, 这是一种产业内部的自我净化和提升。 未来, 强者愈强, 弱者愈弱, 适者生存。 社会广大从业者应该看到产业结构的变化趋势, 在这种变化中找到自己的定位, 找到创新点。 比如加强自身学科建设, 做垂直领域的强者, 提升核心竞争力, 而不是一味的横向扩张。 所谓创新, 不仅包括不断引进新的医疗技术, 还包括管理模式和服务方式的改变。 互联网医疗和基层医疗可能成为两大机遇。 以互联网医疗为例, 此前互联网医疗的在线问诊领域并没有很好的突破, 但在此次疫情中开辟了“第二战场”, 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关伟丽说, 疫情让很多人被关在小区里出不来。 慢性病患者需要长期服药, 药用完了怎么办? 这体现了互联网医疗的重要性。 1月25日, 温州康宁医院发现公众有这样的开药需求, 积极与温州医保局沟通, 不仅通过互联网医疗平台解决了患者开药问题, 还让平台 短时间内与医院沟通。 医保连接。 同时, 温州康宁医院也将部分心理咨询服务转移到网上, 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在基层医疗卫生领域, 目前我国90%以上的社区医疗卫生服务中心属于政府出资、全额出资的事业单位模式。 通过这次疫情, 我们可以看到, 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还有待完善, 初级卫生保健的作用还不够充分。 这部分市场未来是否会向公众开放经营医疗服务, 值得讨论和关注。 “社会力量办医是我国医疗卫生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国家对社会力量办医的最新定位。 然而, 在基层卫生建设过程中, 我们却忽略了社会力量在办医中的重要性。 因此, 我认为,

未来在基层医疗卫生建设中, 也需要让更多优秀的社会力量参与到基层医疗卫生建设中来。 ”关伟丽说。

独家授权{网站名称}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