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维亚拉巴斯——离天空最近的首都

 来源:玻利维亚拉巴斯——离天空最近的首都-BOB手机下载(中国)有限公司官网
       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山城。它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首都, 平均海拔3600米。整个城市建在一个巨大的山谷上, 雪山和周围群山环绕。街道上几乎都是坡道, 整个城市就像一个碗状的巨型体育看台。碗底是老城区、城市中央商务区和政府机关。这里有一大群现代化的高层建筑, 为这座城市增添了几分时代气息, 而碗边的山坡上则密密麻麻地挤满了各式各样的红色耐火砖房。直奔城市周边的山顶, 砖红色成为了城市的主色调, 整个城市给人一种巨大的城中村的印象。 2017年3月1日, 早上7点30分, 我们乘坐长途大巴到的的喀喀湖畔的秘鲁城市普诺, 上午10点30分左右越过秘鲁和玻利维亚边境, 到达一小时后, 玻利维亚的旅游胜地Copa。下午一点卡瓦纳换乘另一辆长途大巴继续前行, 下午五点左右抵达玻利维亚最大城市首都拉巴斯。这一天, 我们的大巴在的的喀喀湖绕了几个小时, 南美最大的高原湖泊几乎没有离开我们的视线。在秘鲁和玻利维亚的边境小镇, 远处的拱门就是两国的边界。所有游客下车, 前来边检。
       照片左边的白宫是秘鲁的风俗。游客在这里排队接受海关检查和盖章。边检结束后, 游客自行穿过拱门离开秘鲁, 进入玻利维亚, 这就是玻利维亚那边的海关!海关周围有很多货币兑换商。这里教大家一个很实用的西班牙语BANO,

就是厕所。它必须像一记耳光一样发音。按照英文习惯, 会出错, 别人看不懂, 哈哈!科帕卡巴纳, 玻利维亚的一个旅游胜地, 我们在那里休息了一个小时, 然后乘坐另一辆巴士前往拉巴斯。就这样, 的的喀喀湖如影随形, 高原湖光山色的景色让我们看到了视觉疲劳。爱无国界, 坐在前引擎盖上的白人原本有自己的座位, 但在我们离开科帕卡巴纳后不久, 一位50多岁和60多岁的当地妇女来到了我们的公共汽车上。坐满后, 年轻人主动让座给女人, 一路蜷缩在引擎盖上。还是公路旅行, 所以我们又下车了, 大巴坐大摆渡, 游客坐小摆渡过湖中的一个峡湾。下了渡轮, 就看到码头上有一排小贩在买零食。我花了十块钱买了一条炸的的喀喀湖鳟鱼, 出奇的新鲜可口。终于, 留下了的的喀喀湖, 大巴驶入了广袤、荒凉、人烟稀少的玻利维亚高原。进入拉巴斯郊区, 感觉一路都是城乡结合部的风格。一些城市雕塑和街道花园开始出现在视野中。我们的巴士正沿着这条主干道前往拉巴斯市中心。我在巴士上拍的照片拍下了拉巴斯市中心的现代高层建筑。建筑和周围铺天盖地的红砖房, 乍一看令人震惊, 哇!进入拉巴斯郊区后, 大巴继续在破败泥泞的城市道路上颠簸了将近一个小时, 才将我们带到了市中心的长途汽车站。从普诺到拉巴斯有 300 公里的路程。 , 坐船坐车花了将近八个小时才累。而这漫长难忍的入口式混乱车流, 破败的城楼, 漫山遍野的红砖房, 让人想立即逃离。这座城市的第一印象太糟糕了。在长途汽车站, 我们打车到酒店, 一路下山进入拉巴斯老城区, 来到老城区的中心旧金山广场, 入住这家四星级酒店广场旁边的酒店, 带有浓郁的西班牙风情。斯里兰卡开始慢慢揭开面纱, 向我们展示它古老的魅力!第二天一整天游览了拉巴斯, 我们的第一站是拉巴斯的政治中心穆里略广场, 周围有玻利维亚的总统府、议会大厦、大教堂和一些重要的古迹。穆里略广场中央矗立着一座20米高的纪念塔。纪念塔的基座和柱体均由玫瑰色大理石雕刻而成。塔顶是南美民族英雄佩德罗·多明戈·穆里略的铜像。我身后是玻利维亚的国会大厦。试图与穿着传统服装的当地妇女合影时, 我一再感到沮丧。我别无选择, 只能在广场上付钱。与带着孩子的女人的照片是小费, 这是我唯一一次在拉巴斯与穿着传统服饰的当地妇女合影。我后来遇到的一些当地妇女甚至都懒得给小费, 我不知道为什么!总统府是一座低调不显眼的小建筑。
       这是站在总统府门前的警卫。与警卫的合影进行得很顺利。我和上图中的便服先生打了声招呼, 他同意和看守合影。
       这两个守卫很敬业, 一直板着脸, 没有笑!总统府毗邻老教堂, 广场上满是成群的鸽子!我在大教堂里捕捉到了这个虔诚而动人的场景, 我将这幅骄傲的作品命名为拉巴斯的女人祈祷, 嘿嘿!离开穆里略广场, 我们沿着这条名为CalleComercio的古老石头街漫步, 街上有许多漂亮的西班牙式老建筑。
       拉巴斯街头随处可见身着传统服饰的当地妇女。不论年龄大小, 他们都有长辫子、圆顶礼帽、毛衣、大披肩和大圆百褶裙, 脚上还有一对花纹。简单的皮鞋, 外加一双羊绒长袜。拉巴斯是一个印度人和印欧人占绝大多数的城市, 其地域文化和传统具有明显的本土色彩。路人中不时能看到当地的白人面孔, 应该都是西班牙白人殖民者的后裔。我想出了一个避免偷拍尴尬的办法, 就是把手机一直放在自拍杆上, 想拍照的时候自己动手。发一些自拍表情, 别人以为我在自拍, 其实我是在自拍,

哈哈, 效果不错!沿着步行街, 我们直奔这座横跨城市主干道的大型人行天桥。我们身后的道路是Santa Cruz Marshal的主干道, 这条主干道从西北向东南贯穿整个拉巴斯市。下立交桥后, 继续游览老城区。老城区的古建筑大多精美多彩。缆车是拉巴斯市独特的交通工具, 也是可以从空中俯瞰拉巴斯的热门旅游项目。我们手里拿着地图, 穿过街道, 终于找到了红色缆车的起点, 乘坐缆车上山。拉巴斯地处高原, 降雨量少, 植被稀疏。城市的主色调就是这铺天盖地的砖红色, 景色粗犷豪放。城市最高点与最低点的海拔差近一公里。
       城市阶层分布是穷人住在空气稀薄的高处, 富人住在氧气相对丰富的低处。山顶缆车站旁边有这样一个海拔标志。令人不解的是, 我们在缆车站转了一圈, 却没有找到一个供游客欣赏美景的大平台。爬到字母后面的顶部。我的相机一直在追逐和捕捉这些身着传统民族服饰的当地妇女, 随着时间的推移, 她们似乎并没有被任何流行趋势所感动, 她们是这座城市的一大亮点!山顶是一片广阔的平原, 有另一辆蓝色缆车和缆车站附近的临时市场。逛集市的人顺便拍下全家福傅, 什么年代了, 还有这种帮人拍照的职业!在市场的路边小摊看到炸鳟鱼, 很惊喜, 味道也很好。估计这条鱼也来自的的喀喀湖。与湖边炸鱼不同的是加入了土豆和大玉米粒。这个黑土豆也让人大开眼界。后来, 我在一家餐厅吃了类似的炸鳟鱼餐, 但味道不如这家。边摊,

这道菜用西班牙语叫TRUCA(鳟鱼)。我绕着山顶走了一圈, 然后乘缆车下山。这是拉巴斯学校的关闭时间。到处都是穿着各种校服的刚放学的孩子。一路走来多次成功的秘密摄影技巧, 居然被这些半个子男孩看穿了。擦肩而过后, 哈哈大笑, 可爱的少年!街边卖水果的少妇, 红色的是木瓜。他们认为木瓜只存在于热带地区, 但他们没想到木瓜在南美洲随处可见。拉巴斯的街道上塞满了混乱的交通!由于街道狭窄且多为坡道, 破旧的面包车构成了拉巴斯公共交通的主力军, 而这些随时停靠在街道上的小巴往往会造成交通拥堵。下午,

当我们回到酒店旁边的旧金山广场时, 当地人很少能看到我们的亚洲面孔。毕竟这个地方离亚洲太远了, 能来这里的中国人很少。广场旁边的大台阶整天都挤满了游客。这一步让我想起了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台阶。拉巴斯拥有迷人的蓝天和白雪皑皑的高原独特的风暴。强烈的阳光和凉爽的微风, 赋予它与大都市不相称的乡间小镇般的亲切感。转了半天, 我们回到了广场旁边的酒店LACASONA。这家四星级酒店是由一座拥有300年历史的古老西班牙式豪宅改建而成。强烈明亮的色彩!有几个孩子在酒店的屋顶花园玩耍。他们都是酒店员工的孩子。放学后, 他们来到父母上班的地方。看来玻利维亚的孩子每天只需要半天的时间上学, 好幸福!在这三百年的老房子里, 你会突然觉得自己置身于电影或梦幻般的画面中, 有一种时空错觉!在酒店充分休息后, 我们晚上出去觅食。从旧金山广场旁边的这条步行街出发, 就是拉巴斯著名的女巫市场。这条街上有很多当地的手工艺品和旅游纪念品。商店, 我在这里玩得很开心。这个区域的餐厅不多, 而且餐厅里大部分人都不会说英语, 也没有菜单的照片, 所以我们根本不能点餐。我看到当地人在街上随意卖面包!黄昏的拉巴斯有一种暖心的美!巴洛克风格的旧金山大教堂整天人山人海。现代化的高层建筑毗邻古色古香的欧式大教堂。新旧建筑的混搭并不突兀, 而是赋予了这座城市一种随意混搭的风格。在高峰时段, 圣克鲁斯元帅大道(Avenue de la Marshal de Santa Cruz)车水马龙!拉巴斯一日游, 一个混乱、简单、闪耀着昔日辉煌的另类大都市,

似乎颠覆了我们对一个国家首都的所有想象。

独家授权{网站名称}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