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八成受访大学生认为自己轻微“社恐”

 来源:超八成受访大学生认为自己轻微“社恐”-BOB手机下载(中国)有限公司官网
       戴上口罩, 摘下眼镜, 戴上墨镜, 把耳机的声音调到耳朵能接受的最大音量。 这是湘北最喜欢的出门装备。 有同学跟湘北打招呼时, 都以为她“又聋又瞎”。 面对身边的人给出这样的评价, 湘北根本不在意, 因为对于她的“社交恐惧症”来说, 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面对社会交往, 她的“象式理论”是她自己的。 “不戴眼镜看不清楚, 看不清楚就不用打招呼。” 和湘北一样, 武汉大学大四学生陈一奇也不喜欢。 跟人打个招呼。
        “如果我看到不熟悉的人靠近, 我会绕道而行。” 虽然目的地是直的, 但他总是选择绕道而行, 因为他不知道如何打招呼。 “假装没看到。” 我不敢跟姑姑说我想在食堂加点辣椒, 怕姑姑觉得我太麻烦; 同学聚会上, 我选择坐在最不起眼的地方。 , 如果你预测会冷, 不要说一句话; 当你在路上遇到熟人时, 总是尽量避开眼睛, 甚至绕道而行……你每天都经历过这样的“社交恐惧症”吗? 以“社交恐惧”为关键词在微博上搜索, 相关话题上百个, 话题总阅读量突破1亿次, 参与话题讨论的人数估计数百人 数以千计。 那么有多少大学生认为自己是“社交恐惧症”呢? 他们出现“社会恐怖主义”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他们应该如何面对“社会恐惧”而不影响他们的生活? 为了更好地了解大学生思想, 中国青年报联合中国青年校媒近日对全国大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 从255所高校收集到4854份有效问卷。 调查结果显示, 80.22%的受访大学生表示有轻度“社交恐惧症”; 6.90%的受访大学生表示“社交恐惧症”比较严重; 0.64%的受访大学生表示自己有严重的“社交恐惧症”, 被医学诊断为社交恐惧症。 此外, 12.24%的受访大学生表示自己根本不是“社交恐惧症”, 称自己为“社交牛自己”。 大学生四年的“社交恐惧”日记, 让陈奕琦在很多场景中都感受到了“社交恐惧”。 他忘不了大一那年在学生会面试时的情景。 他用“快尿裤子”来形容他的紧张。 正式加入学生会后, 比起写稿子和规划的轻松, 与刚认识的老师或同学交流, 让他心碎, 无从下手。 最不舒服的场合是同学聚餐。 “我坐立不安, 坐如坐针毡。被叫到的时候, 我想钻到地缝里去……”在陌生人多的场合, 今年大三的李子渊经常选择 保持沉默。 与人数众多的大型校级活动相比, 他更愿意参与班级内的活动。 前不久, 他的朋友在学校组织了一次园艺活动, 邀请他参加。原本以为他是要去“支持现场”,

但当他准备吃完晚饭准时赴约时, 却看到了 远处人山人海, 热闹非凡。 “社会生怕, 他又偷偷溜了回来, 找了个借口, 暂时拒绝了朋友的邀请。 什么样的场景下大学生更容易“社交恐惧”? 中青大学传媒的一项调查发现, 53.66%的受访大学生表示“是”。 52.11% 在社交场合说; 45.94%在与陌生人交流时表示; 43.17%的人表示是在向他人求助时; 41.15%的人表示刚刚进入一个新环境; 另有 33.29% 的受访大学生表示, 当他们在路上遇到认识的人时, 他们想假装没看见。 这些日常场景常常困扰着“社交恐惧症”。 刘洋洋, 一位摄影爱好者, 住在福建的一所大学里。 作为一名研究生, 对他来说, “‘社会恐惧’是学习摄影的原因之一。”在与老师和同学做采访和研究时, 他总是扮演着镜头背后的摄影师的角色, 不需要 说话。 有一次他出去做研究, 他和同学在公园里找路人, 看到坐在长凳上。 一个正在玩手机的男人, 内心戏拉开了序幕:“人家都在专心玩手机, 我是不是太打扰提问了?万一他拒绝我怎么办?他会转身就走吗?” 吃饭不敢跟店员点单, 上课不敢跟老师互动, 怕跟新室友相处, 不知道怎么跟新朋友说话。。 这种情况在周瑜的生活中经常出现, 每次在社交网络上打破恐惧的尴尬场面, 她都要做很久的心理建设。 有时当心理建设完成后,

下一个“社交恐惧时刻”就会随之而来。 今年研究的第一年, 她认为自己的“社交恐惧症”很可能受到家庭的影响。 影响, “在家庭聚会中, 我和父母比较拘谨, 少说话, 在家里也很少表达感情。所以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在公共场合说话。”什么是“社交恐惧症” ? 为什么会有“社交恐惧症”? 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副教授池玉凯介绍, 社交恐惧症是一种心理障碍, 属于焦虑障碍的一个亚类。 疼痛和异常程度使患者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 当今一些年轻人常说的“社交恐惧症”和真正的社交恐惧症是有区别的。 “有的年轻人说自己是‘社交恐惧症’, 其实是同号入座的心理作用。我感觉这个概念和我自己差不多, 就像网上流行的一句话‘做了 “你看我的身份证?”。“对于刘洋洋来说, 和熟人交流是没有障碍的, 但在和陌生人说话之前, 刘洋洋总是要先想, “如果我长得帅一些, 别人会不会更容易 接受我?” “我觉得有点胖, 你跟别人说话, 别人会不会觉得不舒服?” 担心自己能不能融入大家, 会不会被排斥, 对自己的个人能力和形象缺乏自信, 想和别人交流的时候总是会蹦出来。和刘洋洋的感受有些相似。回顾他的成长 经历, 今年大四的向北认为,

自己之所以有这样的情绪, 和童年的经历有很大关系。小时候, 湘北因为胖而被同学嘲笑。 每当社交过程中出现冷场, 台上发言被嘲笑的样子, 被老师批评的样子, 她都会在脑海里回放。 “我告诉自己, 对方脑子里没有这样的想法, 但我还是会在心里代之。” 此外, 过于在意别人的评价, 缺乏安全感也是湘北分析可能导致他“社交恐惧”的原因。 . 为什么大学生会感到“社交恐惧”? 校媒调查发现, 69.86%的受访大学生因害怕场面尴尬而“社交恐惧”; 52.65%的受访大学生表示害怕说错话; 51.48%的受访大学生表示害怕别人认为自己不够好。 47.84%的受访大学生表示害怕自己不适应或不适应群体; 43.00%的受访大学生表示害怕被别人批评或拒绝; 35.85%的受访大学生表示担心别人关注自己, 会感到不舒服; 16.10%的受访大学生表示, 担心别人夸奖自己, 感到不舒服。 池宇凯分析, 很多自认为“社交恐惧症”的年轻人, 其实并没有严重的心理障碍。 人们常说的这种“社交恐惧症”有几个原因。 一种可能是, 有些人因为繁琐的社交礼仪, 倾向于回避社会角色所要求的社会规则。 其次, 人际交往中的边缘感不清, 也是部分年轻人不愿社交的原因。 同样, 有些人将“社交恐惧症”作为避免社交互动的一种解脱方式。 “害怕社交的人找到了心态的原因, 也在‘社交恐惧’群体中找到了归属感, 给了自己不出去社交的借口。” 此外, 池裕凯认为, 年轻人“社交”的另一个原因是“害怕”的原因是对真正的社交失败的恐惧。 “真正的社交很容易失败, 在职场和人际交往中说话不恰当是很烦人的。回避社交的人会觉得, 只要去社交, 就有出错的可能, 但如果真的去了 不与人交往, 会很烦人, 不会失败, 这些人往往不是不愿意社交, 作为社交动物, 人一般都希望被别人认可和喜欢, 渴望在人际交往中追求成功, 害怕 人际交往失败后被人瞧不起。” 对湘北来说, 有过因为害怕社交失败, 害怕别人不喜欢你而引起的“社交恐惧症”。 陌生。 有一次我们在书房见面, 她很热情地跟我打招呼。 我的第一反应是她无语了, 然后她竟然坐在我旁边自习, 我更无语了。” 湘北无法接受这种场面, 找了个借口逃了几分钟 等同学就座后。 “坐在她旁边, 我无法安心学习。 不知道她会不会观察我的学习状态, 观察之后会不会对我有不好的印象……”其实湘北知道同学们都在专心学习, 她平时不注意自己的状态 学习, 但她还是受不了这种关系, 所以她求助离开是她小心翼翼保护这段关系的唯一方式。 在聊天的过程中, 如果你提出的话题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 “我说的很无聊吗?” “哪句话错了?” ……各种复杂的情绪, 瞬间浮现在脑海。 这样的情绪也让湘北不敢与人交往, 尤其是线下。 对于这种情绪, 湘北有自己的解读方式。 “我会非常仔细地观察别人, 哪怕是很小的动静, 然后对暧昧的情况给出非常负面的解释。” “其实, 一些年轻人的‘社交恐惧’是一种自我设限, 觉得自己努力了却没有成功, 所以宁愿不去尝试。” 池宇凯说:“换个角度来说, 人有时候太在意自己了, 他太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 所以说错话、做错事都不好意思, 甚至把尴尬场面看在眼里。 社交场合就像‘社交死亡’。其实,

别人的关注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集中, 被嘲笑, 被关注的感觉往往被自己放大。” 调整心态, 试错是成长的唯一途径, “当我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 我会模仿身边的人。” 为了改变自己“社交恐惧症”的现状, 陈奕奇努力工作, 他经常在类似场合模仿别人说的话。学生组织的部门总结会, 如何鼓励年轻学生, 如何更好地指出 存在的问题……陈一奇的备忘录详细记录了演讲者在不同场合演讲的语气和内容。, 想着以后遇到同样的情况我会用它。
       对于陈一奇来说, 所有可以缓解的方法 他的社交恐惧值得一试, 中国青年学校媒体的一项调查发现, 77.56%的受访大学生和陈奕琦一样, 都曾尝试过解决自己的“社交恐惧”。面对如何解决自己的“社交恐惧” , 中国青年学校媒体调查结果显示, 71.85%的受访大学生表示会多尝试, 练习融入社会。 撒谎和准备可以帮助她更好地适应社会环境。 于是她强迫自己参加各种社交活动, 努力结交新朋友。 火爆的剧本杀成了她摆脱“社会恐怖”的训练基地。
        除了多接触、多尝试,

中国青年学校媒体的一项调查发现, 60.80%的受访大学生试图说服自己克服恐惧; 18.85%的受访大学生认为虽然有点“社交恐惧症”, 但不需要解决; 10.63%的受访者 拜访大学生寻求心理知识普及或心理医生帮助。 另有16.76%的受访大学生表示,

解决“社交恐惧”的方法是多花点时间独处, 减少与他人的接触。 在池宇凯看来, 如果“社交恐惧”不影响生活, 年轻人可以无视。 但如果你发现自己有“社交恐惧症”并想摆脱它, 你可以尝试真正的社交恐惧症治疗。 “一般有系统脱敏和填充疗法两种方法。系统过敏就是调整认知, 循序渐进, 慢慢来把自己置身于一个让你害怕的社会环境中, 逐渐提高你的适应能力。 充盈疗法, 又称休克疗法, 是将自己一次置身于最害怕的社会环境中, 之后适应所有的环境。 “中国青年学校媒体调查发现, 71.24%的受访大学生认为“社交恐惧”给他们带来了小麻烦, 7.54%的受访大学生认为自己有大麻烦, 其余21.22%的人表示没有烦恼 在刘洋洋看来, ““社交恐惧症”并不全是坏事。 他的一位师兄是典型的“社交恐惧症”。 他平时不和同学朋友交流, 甚至很多同学都不用微信。 与其出去社交, 他更喜欢把时间花在图书馆里。” 哥哥去年博士毕业, 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10余篇。 去年他留在学校担任助理教授。 “在刘洋洋看来, 如果不是一份需要社交能力的工作, 因为‘社交恐惧’而沉沦未必是一件坏事。与刘洋洋的想法不同的是, 研究生入学选导师时 , 周瑜下定决心挑战自己“选择导师对我的研究生生活乃至未来的发展都很重要, 我必须勇敢、主动。 她一遍又一遍地暗示自己。 她主动联系姐姐, 主动给导师发邮件介绍自己的情况和愿望。 开学后, 她带着同学们向导师提问。 在开学后的导师双选会上, 周瑜成功地选出了我最喜欢的导师。 池宇凯建议年轻人调整心态, 不要怕犯错、丢脸, 更不要担心自己的行为举止不完美。 “心理研究发现, 18岁到30岁之间, 时间是试错的好时机。在这个年龄, 人们已经可以意识到失败对人生的意义, 并且有精力去纠正自己的问题, 而他们克服之后能够总结出的经验, 对于一个人的生命的成长和发展是非常有帮助的。正如哲学家尼采所说, “杀不死我的, 会让我坚强”。
       (应受访者的要求, 本文采访的学生均为化名)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报见习记者程思毕若旭见习王俊丽 来源:中国青年报

独家授权{网站名称}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